您所在的位置:增圣新闻>社会>七成多有轻生倾向的人,其实不想走

七成多有轻生倾向的人,其实不想走

资料来源:钱江晚报

“一个网民买药了。我们和他私下聊了一夜。他最终同意联系他并报警。”刘兴云说,那一刻,他并没有感到成功,”也就是说,他松了一口气,终于放松了。我们不能保证他不再考虑自杀,但至少这次他被阻止了。”

刘兴云是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研究所的心理学博士生。她的导师是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朱邵婷。六年前,朱邵婷开始了一个项目: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来找到并帮助那些打算在微博上自杀的人吗?刘兴云是这个项目的领导者之一。

从简单人工智能鉴定开始到两年前鉴定后干预开始,这个由20多人组成的团队从大约300,000个微博中识别并确认了10,000多名有自杀倾向的人,并发出了求助信。

“70%以上倾向于自杀的人实际上有寻求帮助的意愿,但许多原因导致他们不主动寻求帮助。这时,如果有人伸出手来,也许他可以把它们拉回来。”这是朱邵婷在过去两年里最深的感受。

自杀的人会怎么说

在公开演讲的场合,朱邵婷将微博用户称为“去吃饭”。2012年3月18日,她在微博上写道:“我很沮丧,所以我会死。没有重要的原因。人们不需要关心我的离开。”

到目前为止,该微博的评论数量已经超过100万条,并且还在继续增加。

一些人说有自杀倾向的人可能潜伏在评论区。

朱邵婷于2013年开始对网络心理进行研究,主要通过用户的网络行为来了解他们的心理特征,包括可能的自杀行为和自杀风险。

“年轻人是互联网用户的主要力量。在我们关注的自杀使用者中,19至25岁的年轻人占最大比例,学生是主要力量。当时,我们考虑过是否有可能利用互联网干预自杀。”

朱邵婷和他的团队试图理解那些在互联网上轻生的人和健康的人之间的区别。

“起初,我们想识别关键词。后来,我们发现自杀者不一定使用自杀、跳楼和服用安眠药等直接表达方式。他可能用非常微妙的方式表达了这一点,或者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情感,比如:我特别失败,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搜索了30多名确认自杀和死亡的用户后,朱邵婷分析了他们的微博数据,并将其与健康人的数据进行了比较。

“他们的微博互动较少,他们更加关注自己,有很多负面表达。更多的内容与死亡和宗教有关,更少的表达与工作有关。”

爬虫在微博上抓取数据,建立模型,识别用户是否有自杀倾向,然后手动确认。这是朱邵婷的团队使用互联网识别自杀用户的方式。实现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从2013年到2016年,朱邵婷一直在研究如何捕捉用户的表情,建立模型,并在微博上标记自杀意图。最后,总结了12种自杀信号。

它包括:威胁要伤害或杀死自己;想办法自杀;讨论或写作死亡(超乎寻常);增加酒精和药物的使用;生活没有理由,也没有目标。焦虑、兴奋、失眠或长时间失眠;感到被困,找不到出路;绝望;远离朋友、家人和社会;不受控制的愤怒,寻求报复;鲁莽行事或者从事危险活动的;严重的情绪变化。

他们更喜欢和电脑打交道。

2017年,朱邵婷的团队开始介入,即在确认了确认自杀倾向的用户后,志愿者被邀请介入。

“首先,在我们确认之后,我们只做转移,比如在全国范围内提供心理咨询热线,这是最简单的。后来发现效果不好,热线不容易打进来,有些人不想和别人说话。简而言之,这是不及时和不有效的。”

朱邵婷清楚地记得一个用户,他认出了对方并进行了转账。“六个月后,我在微博上私下给他写信。他的家人回答说,这个人已经离开了。”

今年,团队成员人数增加到20多人,其中大多数是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志愿者。

"在识别出有自杀倾向的用户后,我们会给他们发送私人微博信息."刘兴云说道。

选择私人信件,因为这是一对一的沟通,可以确保隐私。他们邀请两组有自杀想法的用户对他们私下发送的内容进行两次采访。

“我想知道什么样的信息对这个群体更重要。我们希望确保他们不会在收到私人信件后立即将其删除或忽略。”朱邵婷说道。

最后,他们发出了一封长长的私人信件:自我介绍,提供三种干预信息,包括心理测量网站、热线和在线值班志愿者,他们将及时提供心理援助。

这种私人信件发出后,有需要的人可以立即操作。

“我们的原则之一是提供一些选择,但选择掌握在他们手中。无论我们认为他的选择是好是坏,他们都不会为自己做出选择,也不会尊重自己的选择。”

他们每月发出大约3000封私人信件。

至于发送私人信件的频率,朱邵婷也做了研究,“对于没有回复的用户,我们会发送五次私人信件,每次都会稍微改变措辞。”

事实证明,许多人在收到第三封私人信件后会回复,“他们会觉得我们真的在关注他。”

"一半收到私人信件的用户会回复。"刘兴云做了一个粗略的总结,这些回复大部分都是对他们的感谢。"有些人回答说我们是第一个注意他的人。"

这一半人中有20%会在表达感谢后接受他们的帮助。

“也有许多用户不回复,但会访问我们提供的心理自测网站。”朱邵婷的感觉是,他们更喜欢和电脑打交道,而不是和人打交道。

超过70%倾向于自杀的人有寻求帮助的意愿。

经过两年多的干预,刘兴云对一个买药后联系他们的用户印象最深。

“在我们确认了他的微博后,我们联系了他,他说他已经买好了药。那天下午6点,我们的志愿者多次私下写信给他,直到第二天早上,最后说服他报警。”

那一刻,刘兴云没有成就感,而是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敢说,这是一次成功的营救。

“我不敢说完全阻止了他的自杀。因为自杀和抑郁症是长期的问题,需要3到5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治愈。我们只是在那一刻阻止了他。从心理上来说,冲动是自杀的一个重要因素,度过这一时刻是件好事。”

朱邵婷也强调了这一点,“我们绝对不能彻底解决自杀问题。”我们只是从被动到主动,主动发现,主动帮助。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关注,知道他们没有被世界抛弃。"

"与传统方法相比,我们的方法使寻求帮助的人数翻了一番。"刘兴云说道。

在过去的六年里,朱邵婷对倾向于在互联网上自杀的用户群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70%以上倾向于自杀的人实际上有寻求帮助的意愿。"

“许多倾向于自杀的家庭成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神健康问题或精神疾病。最大的问题来自家庭关系,以及工作、爱情和婚姻,甚至周围环境的影响。他们不知道如何解决,他们周围的人也不明白。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刘兴云描述说,许多倾向于自杀的用户实际上不想活也不想死。

在朱邵婷团队暴露的倾向于自杀的用户中,学生占很大比例。最小的甚至有小学生。

“当遇到问题时,他们最不想寻求帮助的是家人,仅次于陌生人。”

朱邵婷一直认为,良好的自杀防御需要社会共同治理。“我们不能解决当事人的具体问题,这也要求他们自己解决。热线和心理学家是紧急情况。例如,社会应该有更多的心理健康教育。”

“我们的离线心理服务尚未形成网络。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遇到问题,找不到好的建议,也很难找到一个可以求助的地方。”刘兴云说道。

接下来,朱邵婷计划对团队的工作进行一些改进。“例如,许多自杀倾向源于家庭问题。我们将提供一些课程,如何与父母相处,亲子关系等。并提供这方面的例子。受到这方面困扰的人可能不想寻求帮助,但他们可以通过观看课程找到从中学习的方法。”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钟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

下一篇:东莞市儿童医院新大楼正式投入使用,这些服务细节值得点赞

上一篇:吊兰干尖、不长新芽?可能犯了3个错误,现在“改正”很快爆盆

相关新闻
最新排行
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