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增圣新闻>国际>故事:和同学打赌我独自走夜路,不料却被一双手永远拉入黑暗(下

故事:和同学打赌我独自走夜路,不料却被一双手永远拉入黑暗(下

我和同学们打了个赌,说我晚上一个人走,结果却被两只手永远拖进了黑暗中(第一部分)

“这都是叶一蒙的主意!”周毅把三张照片扔到地上,瘫倒在地,“我只是在帮一个小忙!”

“什么小忙?你有什么计划?”

“我没有计划,是梦一个人想的!她担心朱成会发现钱的事,并在她失踪后向警方报案,所以她让我扮成她,坐几天地铁,在路上找个角落换衣服,然后在高峰时间下车迷惑警察,事后给我20万。”

“她给你钱了吗?”

“嗯,现金,”周毅指着卧室,“藏在床底下。”

“她什么时候给你钱的?”

“只是...余波死的那天,我也去了那个地方,但是我去的时候余波还活着!她给了我钱后,让我先走,说她和于波有话要说,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郑阳觉得有一件事说不通:“叶一蒙给了你钱来保护自己。这对薄熙来不好。她在博面前给了你钱,她不怕博来的牛?背着你把钱给你不是更好吗?”

周易脸色发青:“我不知道,也没想过。不管怎样,我做完后,我就去拿钱。至于余波,叶一蒙告诉他,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计划,不得不给我钱闭嘴。于波当然没有话说。”

“那之后呢?你没有联系叶一蒙,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绝对不知道她在哪里!如果我知道,我就会去找她。余波莫名其妙地去世了,这让我很恐慌。我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想和她讨论该怎么办。但是她拒绝让我去看她。让我冷静下来。现在,冷静下来,警察和钱会飞——”

周易说,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好吧,看,这是你昨天离开后我和她聊天的记录。我问她在哪里,但她没有说。”

看完记录后,郑阳把手机还给周毅。他相信她真的不知道叶一蒙在哪里。这次旅行似乎让他对这个案子有了更好的理解,但实际上失败了。

然而,幸运的是,他们很快从薄熙来那边学到了一件事,这可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5.秘密

警方在调查于波的社会关系时发现了一位与他关系良好的女主人。这两个人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她告诉警方,于波喝醉时对她说了一件事——在薄熙来开始工作的那一年,他欺负了一个女孩。之后,他抢劫了受害者身上的一个小白兔吊坠作为纪念品。

经过调查,发现余波的第一份工作的地点离叶一蒙的初中很近。这纯粹是巧合吗?余波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一年,然后办理了紧急辞职手续。很快叶一蒙被转到另一所学校,因为他父亲的去世而离开了。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郑阳看望了叶一蒙的母亲,她比同龄的中年妇女大得多,但对丈夫去世的时间有着清晰的记忆。

她说事故当晚她丈夫去一个朋友家喝酒。她独自吃饭,洗碗。她还去超市给女儿买鸡蛋和牛奶,让她晚上吃。然而,她的女儿那天没有回来,所以她急于去学校找个人。

她一走出家门,就接到一个电话,说她丈夫在医院被车撞了。她整晚都在医院里向菩萨求助。结果,她的丈夫离开了。第二天早上,他回到家,发现女儿睡在客厅里。她没有反抗。她抱着女儿大声哭了起来。然后母亲和女儿忙于葬礼,一起离开了。

郑阳听后问道:“你丈夫出事的那天晚上,你女儿为什么不回家这么晚?你后来问她这件事了吗?”

“是的,她说那天她有很多作业。她离开前和学校的同学一起完成了这件事。”

“你觉得那段时间她有什么异常表现吗?比如突然崩溃,经常恍惚,不爱说话?”

对方想了一会儿,肯定地说,“是的,但我当时也这么做了。毕竟,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郑阳觉得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你丈夫下葬后,你女儿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吗?"

“不,实际上是我犹豫了。毕竟,她在二年级,学校的老师都很好。我想等她读完三年级,但她说她不想再呆在这里了。这个地方只会让她想起不好的事情。我也这么认为。如果我继续保持现状,我会把她带走。”

“当时她有一个白兔吊坠吗?应该是挂在书包上的那个。”

“小白兔挂在包里了吗?是的,这是她父亲从别的地方回来后特意带给她的。她非常喜欢它。那是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工作赚了很多钱,所以他们去喝酒庆祝,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

"这个吊坠怎么样,从那以后你一直留着它吗?"

“不久前,好像在事故发生的时候,问她,她说迷路了。然而,我想可能是给了她的同桌。她和同桌关系很好,分享一切。”

"同桌"郑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脱口而出:“是周易吗?”

“是的,是的,警官,你认识她吗?这两个女孩当时关系很好。那时,家里一团糟,梦想精神不好。然而,她一次也没来。我以为她没有良心。后来,当她去学校办理手续时,她意识到自己因病请了几天假。她不知道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

"遗憾的是这两个孩子直到他们离开的那天才再次见面。"

真遗憾郑阳不知道。他只觉得周毅同时请假纯属巧合。这简直是一个可怕的巧合。

他和叶一蒙的母亲告别,去看望周一蒙的母亲,她的父母很久以前就离婚了。她一直和她妈妈住在一起。

她对周一念在初中因病请假一周仍有一些印象,说她因为反复发烧花了很长时间才回到课堂。至于周怡发烧前一天晚上什么时候回家,发烧有没有什么问题,发烧后的变化,除了最后一点她变得孤僻,专心学习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叶亦梦丢失的吊坠出现在于波的手上,这表明她最有可能是当年的受害者,可以给她一个合理的动机,在活动结束后杀死于波。

也许从一开始,她就诱惑了于波,并威胁于波进行最后的报复。

还有周毅,她会是冷漠的第三方吗?

6.死亡

周易不见了。

郑阳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问周毅情况。离开前,他派警察守卫公寓的楼下。他得到的答复是,周毅没有出门。然而,当他们两人来到房子时,他们发现他们不在公寓里。

房间里的一切都很正常,和郑阳上次来时没什么不同。

警察正在楼下监视,出入口肯定会被发现。目前,叶一蒙是最可疑的人。然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要成功地从世界上带走另一个同样身高和体重的女人显然是极其困难的。

郑阳认为这真的很棒。这和他们第一次调查叶一蒙离开公寓时的情况完全一样。两次,他都消失了,没有人注意到。

公寓走廊里没有监控。电梯里只有一个。郑阳把它拿出来,发现周毅中午已经乘电梯下去了。电梯里还有一个人。两个人谈了两三句话。这时,周毅突然改变了方向,连电梯门都没有。他又坐了起来。

郑阳立即找到了那个人,问他对周毅说了些什么。

“她认出我是附近一家午餐店的老板,问我是否要在六楼送餐。我答应了。然后她似乎很惊讶,问我另一个人是不是女人。我说是个女人。有什么问题吗?她没说话。什么,真的有问题吗?里面藏着逃犯吗?说到这里,就在这两天,我在六楼收到了名单。我以前好像没有送过。”

郑阳一听,连忙去问公寓经理六楼的情况。经理说六楼的两个房间实际上住在一个家庭里。一对老夫妻住在一个房间里。人们过去是教授。退休后,他们要么外出旅行,要么到处听课。他们一年中只在家呆两三个月。

在另一个房间里,这对老夫妇的儿子和儿媳住在国外,只在春节期间才回来几天。现在这两个房间是空的,任何人都不可能点外卖。

郑阳有一个猜测。如果这个猜测成真,他将不得不悲叹叶一蒙的大胆。他们在外面到处寻找叶一蒙的踪迹。他们从未想到对方可能在灯下玩耍,也从未离开过公寓。

从周毅的反应来看,她也应该这么想,所以很有可能她去了六楼进行核实。

为了证实他的猜测,郑阳拉着他的手,悄悄地上了六楼。他们准备先给予礼遇,然后再给予礼遇。如果友好地敲门是没有用的,那么他们就会猛烈地破门而入。幸运的是,房间里的人互相认识,没有给他们机会使用后者。

只有一看到开门,他们才感到一阵难过——周毅一只手握门把手,另一只手握水果刀。她的裙子沾满了血,还在往外流。她的脸是泥泞的。见到郑阳就像见到救世主一样。她喊道,“杨警官呢?我杀了人!我杀了叶一蒙!我杀了她!”

周毅明显受伤,情绪异常,所以郑阳让他的人照顾她,并在进屋前叫救护车。客厅乱七八糟,满是血。叶一蒙摔倒在地上,被肉眼粗略地打了三次。绳子和胶带散落在茶几的边缘。沙发脚下有一把电击枪。

除此之外,现场还有110万现金,估计是叶沂蒙的全部财产。

叶一蒙彻底死了。尸体被法医带走进行尸检。周易住院了。幸运的是,伤口没有伤到钥匙。手术后,身体可以在几天内好好休息后出院。

郑阳等着她从手术中醒来,去医院做了一份声明,问她那天发生了什么。

周易说她那天本来想出去散步。等电梯时,她发现电梯停在六楼,过了一会儿就下来了。她心里感到奇怪,因为她知道六楼没有人。当她看到电梯里的人是附近一家便利店的老板时,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警察到处都找不到的叶沂蒙会不会藏在六楼?

那不是很可怕吗?一个杀人犯潜伏在附近,有一天可能会自杀。

所以她要先上楼去看看自己。如果不是叶一蒙最好的,但如果是,她会马上报警。

她轻轻地走到六楼,站在两扇门前,看了又听,但什么也没发现。她想了想,决定下去找个借口把保安拉起来,这样即使她正面撞上叶一蒙,对方也不敢乱来。

然而,她刚要说完,她面前的门就开了,叶一蒙用尤物冲她笑了笑。

当周怡恢复意识时,那个人已经在房间里了,但是她没有马上睁开眼睛,因为她觉得自己被绑住了。她只是在从绳子上滑下来后假装醒来。叶一蒙听到动静,用刀捅了捅。周毅觉得在两个人的战斗中被刺伤了。她求生的欲望爆发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杀了叶一蒙。

周毅只是坐在尸体旁边,想了一会儿是否是自卫,然后又想他会被判几年徒刑。然后,郑阳来了。

“叶沂蒙为什么要杀你?她一定告诉过你,否则你可以在头晕的时候做,不需要等你醒来。”

周毅低下了头。

郑阳继续说:“这和你,叶一蒙和余波在初中发生的事有关吗?”

周毅突然抬起头,脸色苍白。“你知道一切吗?”

"我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想法,需要你来补充."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周毅咬着嘴唇,直到五六分钟后才说话。“我是一个懦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懦夫,所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好朋友被欺负,什么也不做,只能自己逃跑。我感到内疚和难过了一个星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所以当我回到学校,当我得知她要转学时,我真的很高兴。”

“我知道我不配做她的朋友,我甚至不配做任何人的朋友!因此,我也受到了报应。我已经独自生活多年了。我没有朋友,没有情人,甚至我妈妈也不怎么说话。我很孤独。

“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个梦。她邀请我吃饭,并介绍我工作。我看到她笑得如此开心,我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我想我也应该重新开始。我下一步会在哪里?其实她找到余波我并不惊讶,毕竟他拿了小白兔的吊坠,但是她怎么找到我的,我死也无法理解……”

说着说着,周毅又哭了起来。郑阳看到她精神虚弱,所以他先问完问题,然后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结局

第二天下午,郑阳又来了。

周毅笑道:“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来,今天你想问什么问题?”

“今天没有问题。我主要想听听你说什么。”

“说什么?”

"说说你是怎么杀了叶一蒙和余波的."

气氛僵住了,十几秒钟后,周毅失去了笑容:“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是叶一蒙想杀我和余波。”

“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习惯,就像身份标志一样。昨天回去后,我请法医重新检查了叶一蒙的伤口,发现她的伤口上有反复刺伤的痕迹。我没有拔出所有的刀,而是把它们拔出一点,然后再刺回去。每个地方重复两三次。”

“然后我检查了余波的伤势,发现了同样的情况,这表明是同一个人杀了叶一蒙和余波友。”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周易的笑容开始消退,变得冰冷。

“既然我什么也没说,你就肯定于波是个强奸犯。”

“从余波告诉别人的情况来看,当时的环境条件并不好。你们三个看不清楚对方。既然叶一蒙决定杀了你,他肯定不会告诉你于波的身份。而且,只有余波和受害者应该知道余波拿走的小白兔吊坠,但你脱口而出,“毕竟,他拿走了小白兔吊坠。"

“当然,你也可以说叶沂蒙在开始工作的时候就告诉过你这个,所以为了证明你是不是无辜的,我怀疑是否有什么不妥。昨天我提前结束了调查。”

“早些时候,叶沂蒙的妈妈告诉我,你们关系很好,一起分享一切。我在想那天晚上拿着吊坠的是谁。只是叶一蒙说她丢了吊坠就匆匆离开了,所以我想她更有可能。”

“当时我们的感觉真好,”周毅板着脸说。“吊坠、手表和发夹都是分开佩戴的。她显示出两个人一天比一天亲近。不幸的是,无论她离得有多近,她都无法改变自己正处于毁灭之中的事实。”

“事实上,如果事件发生后她第一次向我坦白,我不会那么恨她。至多,她因年老而死。但她没有救我。现在她看着我和于波在一个部门工作,什么也没说。要不是我先在薄熙来家找到了这个吊坠,我怎么会无意中听到叶一蒙把它当成威胁于波的又一个筹码呢。”

"所以我利用她的计划制定了一个计划,杀死了他们两个."

“啊,”周青终于说道,“可以看出,人真的不会做坏事。不管是叶一蒙、余波还是我,没有人能不被发现就做坏事。”

“事实上,你可以选择告诉警察用法律来惩罚他们。现在,尽管你已经为自己报仇,但你也付出了自由的代价,并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哦,自由?”周毅看着郑阳,他的眼睛像一滩死水。“我好久没有自由了。我一生都被限制在那个晚上。只有亲自惩罚他们,我才能赶走一点黑暗。”(作品名称:失踪的女人,作者宋歌。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下一篇:万达诉小球员违约索赔两千万,今日再开庭双方同意调解

上一篇:联合国呼吁叙利亚北部战事避免危及平民

相关新闻
最新排行
社会新闻